我常自我介绍,农场主兼长工,有些调侃,不是自谦而是事实。我88离开离开中国,赴加拿大读博工作八年。96年全家人举迁来到美国威斯康星,到2007年先后二十年一直在大学学术圈生活,普通美国社会相知不多,对农村了解更少。

尽管美国农业人口只占美国社会的1%,但是为美国乃至全世界提供了丰富的粮食及农产品如大豆玉米奶酪。我从2011年筹划买入农场山林做参场遇到各色农民。2012年秋正式做了参农,真正接了地气,闻到了土壤的芬香。见到的农民基本都是家庭为主的农场主,独立自足,朴实无华,和蔼可亲,乐于助人。还能听懂带有山东口音的英语。农场规模有大有小,本地最小规模40英亩,市亩240亩,可以养奶牛50头,大农业如玉米大豆需要几千亩维持大型机械。

威斯康星的农民,其背景与山东胶东农民不同。大多有大学或技工训练背景,动手能力远远超过想象。

每个农场有车库或车间,用于机械修补与制造。电焊机,车床,乃至锻压机,只有想不到的。科科是机械工程师毕业,自己设计改造自动铺草机,精密播种机检测仪,干燥机。

 

保罗猛客,猛客®️花旗参家族三代传人,明尼苏达大学电子工程师毕业。参场有木材加工厂,每年冬天保罗从自家5000亩林地就地取材专门加工木栅遮阳篷。

 


高速公路边上的居民一家:去年秋天我在开车拉着犁转场,却因为它的一条支撑腿半路夭折,险些耕了乡间柏油公路。我赶快拉到路边,结果路边的一家人帮我焊接修好。热心不说,工具也是齐全!

 


这是猎人/老把头 Rob,从山里来我农场用几只猎枪与我交换参种子。后来见我的老卡车后胎刹车不稳,竟然找来一个钉子把液压管道钉死临时救急,看得我这书生目瞪口呆。他是山民,靠打猎,采参,养貂为生。每年报税季节总想与我以山货换取现金给萨姆大叔,即税务局。

 


来自老挝的苗族兄弟 熊。卅年前老挝难民,后来本地技工学校学习农场管理,如今参场上的老人与机械师。

 

老农本人在参场劳作,尽管有博士学位,不是电子与机械专业毕业,而是心脏生理学。对于蔘的医药作用自己独到见解,对于修理机械与改造农具我是爱莫能助,所以雇佣了农场经理 Matt马特。

 


农场经理马特原来自南非,自小在农场长大,曼德拉上台后白人农场主日子难过就跑到了美国。

 

马特在农场喜欢显示他的阳刚。

 


劳作一瞥:每年春天耕地备地为种参准备。种植大豆燕麦等秋后直接翻到土里提高有机质。

 

多功能拖拉机配备液压打桩机,用来打桩固定遮阳篷保护参苗。

 

拖拉机配备叉车运输麦秸,麦秸用于参床保墒防冻防草。

 


卡车配拖车,转场农机。一般一个基地的主要机械配套完整,轻易不动,防止交叉污染

 


丰收的喜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