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Welcome to Marathon Ginseng |欢迎光临威斯康辛馬拉松參場!

Chinese Folklore



Click below on more Chinese Folklore Stories
a)   Folklore 1  开山鼻祖
b)   Folklore 2  三个挖参人
c)   Folklore 4  神农来白山

山东莱州张小乐

一缕青丝 来源:中国人参信息网

早些年,山东省莱洲府有一个叫张小乐的孩子。父亲早年去世,家里只剩他和一个老母亲过日子。小乐的娘常年病在炕上,娘俩的日子过得可紧巴了。

小乐为了给娘治病,整天东奔西跑地到处求医找药。可是,他娘的病总是不见好。后来,他听人们说,娘得的是亏气缺血病,用关东山的人参做药可以治好。可是,这样贵重的东西上哪里去弄呢?再说家穷也吃不起呀!为这事小乐整天发愁。
这一天,小乐正在家里守着娘掉眼泪,隔壁的张二叔推门进来了,他抚摸着小乐的头说:“孩子,光掉眼泪中不中啊,咱们还得想个法子。前天,听说城里福和堂药店里弄了几棵人参,我去问了问,一棵要五十吊钱。咱穷成这样,就是砸锅买铁也买不起啊。”

小乐急了,扯着张二叔的手说:“那怎么办呀?”

张二叔说:“听说人参出在关东山,过去我爷爷闯关东的时候见过那玩意儿,听他老人家说,那里有座第白山,山上有人参,你去自己挖吧,兴许能挖着一苗两苗的,你娘的病就有指望了。”

小乐听了张二叔的话,就把娘托靠给邻居照看着,辞别了乡亲,动身往关东山走去。

他不分尽量夜地一直往前走,不知淌过多少条河,翻过多少座山。饿了他就要口饭吃,渴了就喝山沟里的水,走得他腰酸骨痛,两腿抬起来足有千斤重。但是,张小乐并没有灰心。走呀走,这天,他走到一条大江边。他一看这条江老宽的,一眼望不到边,江上没有桥,江里没有船。小乐站在江边正望着正望着江水发愁,这时,只见迎面来了个黑汉子,身穿绿色布衫,头戴绿锻帽,手里拿着一根木棍。他向小乐点点头说: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兄弟,你想过江吗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大哥,你能帮我过去吗?”

那个黑汉子说:“你就是张小乐吧?”

张小乐说:“是呀,你咋知道我呀?

黑汉子说:“我爷爷总夸你心眼好使,说还犁看看你这好心能不能长远。来吧,我送你过江。”

黑汉子让小乐闭上眼睛,骑着他那木棍,不让他回头,也不让他说话。小乐光听耳边风呼呼地响,不敢动弹,不一会儿,黑汉子说话了:“睁开眼吧,到了。”

小乐觉得奇怪,问道:“大哥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黑汉子说:“不用问了,以后你就知道了。”

张小乐谢过黑汉子,继续往前走,又不知走了多少个白天,多少个黑夜,终于来到了老白山根底下。

这里山山相连,古树参天,山陡沟深。小乐一步一滑地用森棍子拔拉着深草棵子,开始找人参。他头一次挖参。还不知道人参是啥模样,更不知道哪个地方长人参。他想找人问问,双不见个人影,喊了几声,也没人答应。眼看日头要下山了,大树被风刮得呼呼直响,他不知道该往哪里走才是。这会,小乐可真犯愁了。他只好靠在一块石头上坐下来,歇息一会儿。

这些日子连日赶路,可把小乐累乏了,不一会儿就睡着了。他刚合上眼,就见从西南边走来一位白胡子老头儿,身穿一件绿色袍子,头戴一顶紫色帽子,拄着一根捌杖,向着小乐走来。

白胡子老头儿问道:“小伙子,你坐在这里干什么哪?”

小乐看了看这位老人很和善,就爽直地说:“老人家,我要挖苗人参,给我母亲治病。”

“哈哈哈哈,你认识人参吗?”老人弯着腰,捋着雪白的胡子问。

“不认识,老人家,你能帮我找到人参吗?”
“办法嘛,当时有,只是……”
小乐一听高兴极了,他象见了亲人似地走上去忙问:“老人家你说,人参啥模样,都长在什么地方?”
“咳,小伙子,挖人参可不是件容易的事,这得看你有没有胆量,能不能吃苦。”
“老人这,只要能挖着参,给俺娘治好病,我什么都不怕。”

老人看了看张小乐,样子很诚恳,笑嘻嘻地点了点头,用手往前一指说:“人参都长在连云山的老林子里。你要想挖到参,得爬很多的山,过很多的河,打死很多的长虫和猛兽,它们个个张牙舞爪,十分凶恶,你不害怕吗?”

小乐听老人讲完,心想:爬山过河我不害怕,这大虫猛兽虽说厉害点,我也要斗斗它们。于是,他给老人磕了个头,马上就要走。老人忙拦住说:“慢着,我这里有一根拐杖,你带在身上,记住,要先打黄花大长虫,只要能把它打死,其他的野兽就都会给你让路。”说完,一阵大风吹来,白胡子老头儿不见了。小乐也被风声惊醒了。他睁眼一看,身旁真的有一根拐杖。

连云山是座顶天高的尖山,上面生长着许多几抱粗,十几丈高的参天大树,老远望去,是一片黑压压的终年不见日头的大林子。在这里还经常出没着很多猛兽,真够阴森可怕的。可是小乐一想到给母亲治病,他就什么也不怕了。

黑天了,远远传来了各种野兽的吼叫声。他摸黑走了约莫半个时辰,忽然一阵狂风大作,树枝、石子儿从天穿中飞来。原来,黄花大长虫来了,它撞断了大树,扫落了岩石,直朝小乐扑来。小乐壮壮胆子,举起拐杖就向黄花大虫胸部打去,“啪”的一声大虫受伤了,在地上翻滚着。它把头插在地里,“唧、唧”地怪叫着。不一会儿工夫,又来了很多怪物,一齐向小乐窜来。小乐瞪圆了眼睛,拼命地拿着拐杖狠打黄花大长虫。大长虫被打得七窍流血,尾巴卷在大树上便死去了。其它的野兽立刻吓跑了。小乐看到大长虫的两只眼睛已经掉了出来,在那里闪闪发亮。他觉得满好玩的就拣了起来,摘在兜里。这时,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丝光亮。小乐顺着光亮一直来到了连支山上的一块大平台子上。

这里生长着无数奇形怪状的石头,有的象人,有的象马,好象宫殿门前的石人石马一样。树林子的深处有幢房子,房子里还透出一丝灯光。 小乐朝着房子那儿走去。这时候,他觉得山在动,地在摇,隆隆地响声震得耳朵震得嗡嗡响。小乐的心“扑通通”地直跳,汗顺着脸往下流。小乐自言自语地说:“哼,天塌下来我也不怕。:他的话刚一出口,响声远了,山也稳了,树也哗啦啦地不断往两边分开。一座青堂瓦舍的大院顿时出现在他的面前。

小乐又饿又渴,上前去敲门。一会儿,门开了。随之一阵清香扑来,那香味啊,小乐从来也没闻过。他感到透身都爽快起来。
前来开门的是位白胡子老头儿,老头儿高兴地说:“好小伙子,快进来吧。”
小乐定睛一看,开门的原来正是梦中见到那位老人。
“哈哈哈哈,小伙子,这回你可以挖到人参了。”
小乐高兴极了。他拉着老人的手,眼里流出了一串泪珠。他把上山和野兽搏斗的经过全都告诉了白胡子老头儿。
白胡子老头儿领他到屋子里坐下,有一位黑大汉给他端来了好茶和好饭。
黑汉子问小乐:“兄弟,还认识我不?”
小乐一看,这不是帮我过的那位大哥吗?他怎么上这儿来了?小乐连忙说:“认识,认识,还是老大哥帮我过的河。”原来,这黑大汉就是白胡子老头儿的孙子。

第二天吃完早饭,白胡子老头儿把小乐领到后花园,告诉小乐说:“这里的姑娘,玩音,都是我的孙男孙女,个个都有一套本领。小伙子,不瞒你说,我这些孙男孙女都是人参变的。除了我那个头戴珍珠的孙女,其它的小参娃子,你可以任意选一个领回家去,她会给你老母亲治好病的。”

小乐一看,这后花园里美丽极了,大烟花、牵牛花、山茶花,各式各样的颜色都有。各种鸟儿飞来飞去。叽叽喳喳地叫个欢。一个天然的大水池就在园子当中。还有不少戴红兜肚的小小子和扎着两个发髻的小闺女,在这里追逐玩耍。有一位长得象花一样俊的姑娘坐在水池边。她穿着粉红色的上衣、翠绿色的裙子,头上插着一朵小红花,正在对着池水梳妆。
白胡子老头儿笑呵呵地对小乐说:“小伙子,你选哪个娃子就领着走吧。但是,可不能领我那个在水池边梳妆的孙女。”

小乐心里可为难了。他想:如果领个参娃子回去,怎么舍得把个活蹦乱跳的孩子熬成药治病呢?这是无论如何也使不得的呀。他对白胡子老头儿说:“老人家,我谁也不领了,我不能把好好的孩子熬成药,干那伤天害理的事情。”
老头儿听完他的话,不住地点着头,捋着白胡子说:“小伙子,你心眼真好啊。这样吧,你想要点什么,我一定满足你。”

小乐核计了半天,什么也不想要。最后,他把目光投到正在梳头的那个姑娘身上,说:“老人家,那就把梳头的那位妹妹青丝给我一搂儿,我带回去不能给我母亲治病吗?”他本想不要参娃子,要一缕头发,老人家一定能痛痛快快的答应他。未曾想白胡子老头儿寻思了半天,才长叹一口气说:“咳!只为你心地好,一心给你娘治病,那就照你的意思办吧。”于是,白胡子老头儿跟你孙女打了个招呼,参姑娘便走了过来。老头儿在孙女身边耳语了几句。参姑娘便羞答答地把一缕青丝送给了小乐。

小乐接过青丝,小心地放进怀里。白胡子老头儿又在旁边说:“孩子,你也要找一样东西给我孙女呀!”小乐的脸顿时红了。他想,我家里很穷,什么也没有带,穿在身上的衣裳也已经破了,我可给她什么呢?他为难地对老头说:“老人家,请不要见怪,我实在没有礼物送给姑娘!”白胡子老头儿捋着雪白的胡子笑了笑说:“傻孩子,在你身上不是带有宝物吗?”小乐低头一想,自己身上不是有两个大长虫的眼珠吗,于, 他把两个放着光芒的大长虫眼珠恭恭敬敬地送给了参姑娘。

这时,白胡子老头儿哈哈笑着要去摆酒,拄着捌杖离开了。 这里就剩下小乐和参姑娘了,小乐羞得不知如何是好,低着头不敢看姑娘一眼。停了片刻还是参姑娘说话了:“你怎么那么会要,单要我的青丝,这是谁教给你的?”
小乐说:“谁也没教啊!我舍不得要人,向你要一缕头发还不行吗,反正能给我娘治好病就可以了。”

参姑娘噗哧一声笑了。她说:“你可真不傻,按照我们参家的规矩,我给了你青丝,就表示咱们订亲了。”她轻轻推了推小乐说:“你知道吗?你现在已经是我爷爷的孙女婿了。”
几句话,把张小乐更羞得脸儿比参姑娘头上戴的花还要红。他不好意思地说:“这事我哪里知道啊!”这会儿,两人都抿着嘴笑了。

半天,张小乐才抬起头来,仔细地看了看参姑娘,只见她长了一个瓜仔脸儿、一张红嘴唇儿、一双大眼睛水凌凌的,乌黑的头发结成了两个象燕子一样的发髻盘在头上,多么俊秀的一个姑娘啊,小乐觉得自己不安了,结结巴巴地说:“妹妹,我家里很穷,俺娘又常年有病,你不嫌弃吗?”
参姑娘看出了小乐的心事,接着说:“你可真傻,要是嫌你穷,俺就不给你青丝了。”
参姑娘还告诉小乐说:“这次咱们只算订亲。为了早日治好娘的病,你早些回去。可别忘了代我向娘好啊,明年春天我在这里等你……”
第二天清晨,小乐向白胡子老头儿和黑大汉作辑告别,接着上了回路。他挂念着娘的病,日夜兼程,不多日就到了家。

回到家里,老母亲喜欢的哭了起来,张二叔和邻居也都来了。大家问长问短,争着要看小乐挖来的人参。张小乐寻参的经过一讲,又把媳妇给的青丝拿了出来。嘿!原来是些洁白透亮的大山参须子。
小乐娘吃了参须子熬的药,不几天病就好了。她整天惦记着要见儿媳妇。
转眼年来,春暖花天,张小乐就和他娘投奔老白山来,和参姑娘成了亲,恩恩爱爱地过起美满的日子啦。

Contact Information:
Marathon Ginseng Garden
Marathon, WI 54448
Phone: (715)571-2426
Fax: (715) 598-9301
drginseng@marathonginseng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