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Welcome to Marathon Ginseng |欢迎光临威斯康辛馬拉松參場!

Chinese Folklore



Click below on more Chinese Folklore Stories
a)   Folklore 1  开山鼻祖
b)   Folklore 3  山东莱州张小乐
c)   Folklore 4  神农来白山

三个挖参人

来源:中国人参信息网

咱这老白山是棒槌的老家,棒槌可厚了。什么六品叶、灯台子有的是,怎么也挖不净,抠不绝。

在好几辈子以前,也说不清是哪一年了,有两个进山挖参的小伙子。一个叫林三,从小跟他爹种地。还有一个叫王二,家里开了个小杂货辅,三捣腾两捣腾砸了锅,没办法了才出来放山。他放了十好几天也没开眼,米又快吃光了,下不去山。他俩本来不认识,有次在路上碰见了,林三看王二挺可怜的,就说:
    “我这有米,咱们俩一块再放几天吧!”
    他俩在山里转游了两天,也没开眼,这天晌午,他俩做好饭还没吃,就听林子里有人喊:
    “救命呀,救命!”

王二和林三奔过去一看,一只虎追着一个人。王二吓得三魂脱窍、六魄离体,钻进倒木底下连大气都不敢出。林三可是心直胆大,他拔腿伴叉子,就冲着老虎奔过去。虎扑过来,林三往地下一躺,虎正好在他身顶上,林三照着虎肚子就是一家伙,虎噢的一声,一溜烟地跑了。

从虎口中救出来的人姓赵,叫赵大,是个穷秀才的儿子。赵大感激林三救命之恩,就和他二人插草为香,拜了把子,结为羿姓兄弟。他们对表盟誓说:“有难同当,有福同享,要象亲兄弟一样,谁要起坏心,就出不了老白山。”

他们三个结拜后,一心要去找人参。挖参可不易啊!那份苦劲就别提了,白天满山转,钻树林子,爬大砬子,脚磨得大泡套小泡,身上挂得新伤压旧伤,下晚还得打小宿,挨蚊子咬。

就这样,哥三个走了十好几天,别说大棒槌,就是马掌子也没看见。林三背的那点小米子也快没了。

赵大不愿意再干了,就说:“真倒霉,连个影也没看见,不如回去吧。”

王二也汇了气:“咱没这个福,何必遭这份罪呢。”

林三可没灰心,劝他俩说:“咱们进老白山为的是啥,不是为了活命吗?要能找到大山货卖商船吊子换个吃穿不好吗?”赵大、王二一听到钱,才又来了劲头。

这天下晚,他们住在一条小河边,煮了点野菜吃,就睡了。林三心里有事儿睡不着,就掏出小烟袋想抽烟,冷丁一抬头。看见南山通红一片。林三不由得头发梢都直坚起来,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片火亮,连大气都不敢出。只见那片火光越来越近,原来是一片红灯笼,中间那个有仨盆大小,四外边是好几十个象碗那么大的,红里透黄,再外边就是好几百个象小碟那么大的灯笼,是黄色的。这片灯笼一直走到东山根下就不见了。

林三觉着是个怪事儿,哪来这么些灯笼,自个还会走?他冷丁想起老辈人说,老山货要是白天叫人或山牲口惊动了,下晚就偷偷搬家。八九成这是棒槌搬家。

第二天天刚蒙蒙亮,林三把饭做好,招呼他俩起来吃了,就上了东山根儿。找了好一阵,荷!好大一片棒槌,足有三四百苗,全是六品叶,顶着红籽,越往当间越红,最当间那苗顶着三盆那么大个红榔头,连杆都是红的,挖出来一看,象个小枕头那么大,有胳膊有腿的,眼睛还直眨巴。

下山的时候,林三乐得嘴都闭不上了,心里甜滋滋地寻思:这下子可好了,三个人都有好日子过了。赵大也在思量:要是少一个人多好,能多分钱,还能买个官做。王二心里也核计:要是我自个独吞,就能开个大买卖,发个大财了。他俩起了坏心,二人一核计,就把林三推到砬子底下去了。

剩下王二和赵大,他们俩又走了两天,快出山了,前面不远就是一个小屯子。赵大又生了坏心眼儿,对王二说:

    “兄弟,你到前面小屯子去打点酒,弄点熟肉,趁着没人。咱们在山上痛痛快快地喝两盅。”

王二一寻思,真个乐呵呵地去了。这时赵大偷偷把腿绊叉子袖在袖筒里。等王二刚一回来,赵大就大声吵吵:“哎呀,林三怎么跟你来了!”王二吓的赶紧回头看,赵大上去就是一叉子,正好插在后心窝。

王二死了,赵大乐得一蹦八丈高,“呵呵,我回我赵大该享福啦,买房子,买地……”他一手抱着人参,一手拿起酒瓶子,一扬脖,咕嘟咕嘟,一下把酒喝个溜溜光。刚把瓶子放下,他肚子就象刀绞似的疼,鼻品窜血,伸了两下腿就死了。原来王二也起了黑心,在酒里下了毒药。

再说林三被他俩推下砬子,忽忽悠悠一下子什么也不知道了。等他醒过来,觉得全身象针扎的一样疼,睁眼一看,自己躺在一座小草房里。有一个老头,庄嫁人打扮,手里拄着根索拔绳,把一碗人参汤端给林三。林三喝了,哪也不疼了,和好人一样。林三忙问:

     “老爷爷,你贵姓?”

老人点点头,笑呵呵地说:“家住莱阳本姓孙。”

林三一听,知道遇到老把头了,赶紧趴下磕头。老人把林三扶起来:“别啦,咱们都是穷人。”林三觉得身上不疼了,便着急去找他的两个哥哥,好一块回家。起来就要走,老把头叹了口气说:
     “好心眼的小伙子,你回去看看就明白了。”

老人掐一片参叶,叫林三踩在脚底下,闲上眼睛。林三只听耳边的风声直响,等风住了,林三睁眼一看,已经出山了。他刚想抬腿往前走,看见自己腿下放着个大棒槌包子,还有个空酒瓶子,旁边躺着赵大和王二。赵大脸上象个紫茄子,鼻孔眼里还挂着血,王二的后心窝插着赵大用的那把腿绊叉子。

这一下,林三什么都明白了,他叹了口气,背着大山参下山了。

Contact Information:
Marathon Ginseng Garden
Marathon, WI 54448
Phone: (715)571-2426
Fax: (715) 598-9301
drginseng@marathonginseng.com